专访本座杯冠军Hyped:灭绝应该改成七费

2019-01-08 10:06
来源:凤凰网竞猜菠菜平台

在WePlay力量场中,Hyped用蓝绿Combo拿下了冠军。在本座杯中,Hyped用带了小牛的纯蓝卡组打出了4-1的战绩。在分组后,他将小牛换成了天怒法师,最后拿下了冠军;这套卡组在最后也变成了潮流,不仅在自组中备受青睐也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中成为主流。两冠一亚的成绩也使得Hyped被网友半开玩笑半当正的称为Artifact第一人。

以下为Artibuff记者/专栏作家Rokman的采访:

(下面采访者Rokman简称为R,被采访者Hyped简称为H)

R:在德国克里菲尔德的感受如何?

H:除了在飞机上,其他(坐车)时间还不错。不幸的是,在飞机上我根本睡不着,万幸我是在晚上到达,马上就在旅馆房间里睡着了。至于TakeTV工作室,我觉得工作室很酷,2015年本座杯还没有工作室,我们就像是在某人的家中打比赛一样,蛮蛋疼的。新的工作室又大又漂亮,选手们可以在舒适的环境下看比赛直播。

R:你一开始想带什么卡组到比赛中?

H:我本来就想带纯蓝。我猜到很多人会带蓝绿,在测试中我发现纯蓝对蓝绿是优势对局。当补丁1.2公布时,我马上想到,“等一下,现在这个对局就不重要了(指蓝绿亡了),但纯蓝仍然很强力。

当然,带蓝绿还是带纯蓝还是有争议的,因为我蓝绿的对局次数更多。如果我带了蓝绿就需要更加针对的版本来应对红蓝控制。我觉得红蓝控制会很多,因为红蓝对阵蓝绿是优势对局。红蓝也有灭绝,可以用阻止蓝绿一回合打掉遗迹。但我的针对版本戴上了命不该绝或困惑符文,可以用来防灭绝。

R:你对补丁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H:之前就有说可能会有补丁。在睡觉前我看了reddit,因为我们有感觉晚上会有补丁公布,但我什么都没看到。半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打开了手机。

我看到纯蓝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削弱就睡了,而不是反复研究补丁。因为补丁公布后,只有TerrenceM换了卡组,我还是坚持纯蓝。我想如果在小组赛纯蓝是统治地位的话,我可以换成黑蓝暴君,这个卡组对阵纯蓝是大优对局。但黑蓝不够稳定,因为依赖于早期抽到追踪术和发薪日。

R:你对小黑的削弱怎么看?

H:狂风变得很差。连翠玉匕首都能用来克制小黑了,但小黑被削得太惨,可能都没有出场机会。我不是很喜欢那种只是用来针对一张卡的针对卡/环境卡。

R:选手们对补丁的反应如何?

H: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,另外的人兴奋地想要组新的卡组。Petrify是1.2补丁中调整最成功的选手。有些人只想着扔掉小黑,有些人想塞满翠玉匕首。

所有带纯蓝的选手都在一起讨论,我们想换成蓝黑,但Swim不认同。补丁带来的改动并不足以让我们改变卡组。

我们谈到困惑符文,因为翠玉匕首可以轻易破解。但其实最差的情况,如果对手有翠玉匕首,他们必须浪费掉先手来破除眩晕,然而在纯蓝中有很多去除手段来杀死英雄(意思是让了先手=瞬间去世)。

R: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卡组容量(40+->40)?

H:有一段时间我就在想是否能带超过四十张。但我不想太过火,因为40张的纯蓝卡组我已经玩得炉火纯青了。在比赛阶段我限制到了40张,这样就已经很棒了。现在想来,我还是不大相信纯蓝带超过四十张是好的主意,这还需要反复推敲。

另一点我和Swim有分歧的是卡纳应该第一回合还是第二回合出场。我认为开局在对阵红色英雄时能稳定活下一个英雄很重要,而Swim更倾向于让卡纳能够自由发挥她的被动。另一点是一张还是两张达摩克斯雷霆。这些问题都值得细细钻研,因为问题的两面都有其道理,而我们现在还没决出最优解。

R:为什么在小组阶段带小牛?

H:我带小牛是因为测试中小牛对蓝绿是克制的。我们知道小牛的大招很棒,而回音击专门用来打蓝绿卡组。如我之前所言,我一开始带纯蓝只是为了针对蓝绿。在补丁公布后,我们知道蓝绿亡了,所以我想着去掉小牛,但我已经练习很久的小牛套了。

我一开始想换成天怒,但小牛可以在不计代价中活下去,天怒不行,在纯蓝卡组的第五个英雄选择中,能否在不计代价中活下去是个大问题。

在后几天天怒的发挥完爆小牛,因为天怒对阵蓝黑暴君时非常有用。天怒法师提供了更多的debuff和控场手段。对手不能铺场,因为有灭绝;也不能只增强英雄,因为有神秘之耀可以单体去除。

Hyped纯蓝卡组链接

R:你觉得Xixo的黑红帕格纳怎么样?

H:我知道Hoej在捣鼓一套有趣的卡组,一开始我很害怕,因为我从来没考虑过幽冥守卫。如果你的卡组的费用曲线较低,就会很容易吃幽冥守卫。第一或第二回合可以随便打低费牌,但后几个回合对手就可以打出幽冥守卫,让你手中的低费牌变成累赘,这时候幽冥守卫算是价值最大的4费牌。但如果你的卡组的费用较高,幽冥守卫的作用就会比较小了,因为其他4、5费卡的价值更大。有一局Xixo的确用到帕格纳的大来拆除我的圣所,而幽冥爆轰(帕格纳的大)cd比我想象的要快些。

Xixo没有带石堂城斗篷,我不知道他们的想法。可能是经过测验后深思熟虑的决定。我没见过这样的带法,所以有些害怕,这让我想起来封测我第一次玩轮抽时什么都不懂的感觉,那时我组了一套纯红卡组,根本不知道怎样终结比赛,纯红就是没办法找到赢下比赛的方式。然后我带了很多装备,感觉这样能更有进攻性,神奇的是带了大量装备后竟然开始赢了。我想这就是Xixo的情形,他们意识到扔掉便宜的生命道具,保持进攻性才能赢下对局。所以我有些害怕。

在对阵Xixo时,我一直在考虑帕格纳的作用。Xixo是快攻卡组,所以一局里可能只抽到20张卡左右。大多数时间这张卡只会用到1张幽冥守卫。那么这种情形下,幽冥守卫真的对纯蓝克制吗?我不确定它能发挥多大的作用。

R:你怎么看待Ekop的红绿带了一张废话少说?

H:我觉得废话少说是克制红绿的一种手段。总之,纯蓝一点也不怕红绿。红绿需要抽到多张群星齐列和胜利时刻才能打败纯蓝。因为命不该绝削了,所以他们只能乖乖吃灭绝,所以纯蓝卡组不怕红绿。

R:Petrify从小组赛杀到分组赛一路上对阵的都是纯蓝卡组,在决赛前你怎么想的?

H:我一开始觉得我不占优势,但我能够应付得来。对阵他我的战术很简单,铺场并采取进攻姿态(译者: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Hyped天才之处,Petrify采访时也说到是两张捕食弱者让他处理不来,因为他没带滚烫火油),希望能够铺场铺得够狠。早期抽到次元传送门和捕食弱者最好,通过小单位蹭塔的血量。Petrify的卡组进攻性不强,战局铺垫需要回合数,同时也没有任何AOE手段来处理铺场(没有滚烫火油)。

我注意到他赢的几局都是从秘密商店里买下了暴君王袍(译者:Petrify采访时也说道了这件事)。我认为如果对阵我的时候他买不到,我就能赢下来。

R:2-1落后时你怎么想的?

H:我完全进入状态了,我记得2-1落后时我仍然斗志昂扬。第一局我输了,我知道是我犯了个错误,如果打得好些是不会犯的。他赢下的另一局势因为他早期就有决斗和偷袭,我前期压力太大。既然他抽到去除卡的概率较小,我还是很自信我能赢下来。

再者,三局以后我知道双方卡组运作的方式,我知道我怎么做,我也知道他会怎么做,所以我告诉自己,“我能赢。

R:Xixo和Petrify都说蓝胖的多重施法是你赢下对局的关键因素,你怎么说?

H:这是个谬论。对手多重施法时你并不知道对手的手牌。虽然在比赛中我的多重施法触发了,但其实我手上本来就有多的同名牌,只是我对手不知道罢了。在那种情况下我当然更愿意用复制的那张而不是暴露自己的手牌。

纯蓝很强。你当然可以说输的原因是因为对手手上有某张牌,但其实纯蓝有很多种赢的办法。多重施法只是让纯蓝打得更轻松,或者说加快游戏速度。有时候我拿到了复制就会想,“这局能早一回合结束比赛了。

对阵Petrify时,有一回合我用多重施法复制出了两张捕食猎物。那回合我有很多打法,但可惜的是我没抽到第二张达摩克斯雷霆。到了那个回合我手中的去除卡已经很少了,所以如果要终结比赛,要么抽到第二章雷霆,要么通过多重施法拿一张。

R:你对于1.2的等级评分系统怎么看?

H:有比没有好。目前来说只是个靠肝的半成品。我还是希望有天梯匹配系统,就算只是幕后执行着。我觉得MMR系统可能已经在运作了,只是没有摆到台面上来,如果MMR系统能够公布出来更好,选手就能知道自己真正的MMR,我们也可以在自我介绍中展示出来。现在的等级评分系统不算是个真正的系统,但比没有好。

R:你觉得纯蓝需要削弱吗?

H:我认为纯蓝最大的问题在于清场手段,不计代价和灭绝。这两张卡让快攻绝迹。使得,命不该绝本可以用来克制灭绝,但现在唯一克制灭绝的手段是暴君王袍,但这需要大量金币,而且也不够好。

也许V社可以把灭绝改成7费,这样你有更多的时间买暴君王袍。我不介意V社先削不计代价。这些是我们希望看到V社在下个扩展包削弱的卡,这样可以避免灭绝的泛滥。

R:谢谢你接受采访,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

H:谢谢纯蓝团队,Swim,Shaggy和Senflgas,是他们第一时间发明了纯蓝卡组。

谢谢Team Liquid对我的支持。大家可以在推特和Twitch上看到我。

上一篇:《航海王启航》研究所四大版块详解 下一篇:拳头艺术总监Tyson Murphy公布佐伊早期设计概念图